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佳文赏析 >>open无相无为,方可见性(图)
Email

 

无相无为,方可见性(图)

原文标题:佛陀呵斥以功夫当见性皆是“人我众寿”四相未破

作者:财富禅

 

 

  《楞严经》卷四里,佛陀讲“演若达多发狂找头”一段话,一语双关:

  凡夫的迷惑是“认影(妄)为真”(包括认“昭昭灵灵的定境”为真);

  而修行人的迷惑却是“将头觅头”——不知自己凡夫现在这“能觉之心”就是佛性(就是一切),非要“灭妄来求真”,企图再通过修证见一个“昭灵的圣心”来当作“佛性”。

  《圆觉经》强调过:以有证量才为“见性、找到真心了”,就是“凡圣”心未退,纵然功夫修证到二乘圣果,也不是“见性”。他们(只要不承认正法眼藏的当下见性)无论“有念头”,还是做功夫来“熄灭念头”,都是迷闷罢了。——他们无论怎样说“我无知见”,其实这就是他的“知见”,此等人都是邪见未退、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冒充正法眼藏的法贼。

  佛在《圆觉经》里讲:若如此见解,把作功夫修证境界当作“破关、见性”,就是“人、我、众生(凡)、寿者(圣)”四相未破。佛说:此类人纵然证到佛的涅盘境界,也是“人我众寿”四相未破,不能成佛。

  所以,二乘人把作功夫修证境界当作“破三关、见性”,都是二乘“有为法”的邪见。若以此来否定祖师禅正法眼藏强调的“当下见性”,则是以二乘法灭佛法顶首的大罪人。

  《楞严经》虽然讲了二十五圆通,多有二乘阿罗汉修行而得圆通,但是佛并没有讲他们已“见性”,相反,《楞严经》里还说,那些阿罗汉们听闻性理,个个“如同聋人,逾百步外,聆于蚊蚋。”在其他经典里,如:《首楞严三昧经》《金刚三昧经》《维摩诘经》《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大涅盘经》《文殊师利所说摩诃般若经》《佛说文殊尸利行经》《圆觉经》等等,佛陀多次直接说(大意):二乘圣人皆不见“心性妙实体”,皆不能成佛;而凡夫若明白真理就可以当下见性,先成为知见佛,后必成果满佛。

  请万分注意:

  《楞严经》、《圆觉经》这个结论,不但佛陀衣钵真传的祖师禅正法眼藏的祖师,如:达摩、六祖、临济祖师等反复强调。众多大乘了义经典里,佛陀也都重点强调过这个观点。《佛说文殊尸利行经》甚至示现有二百阿罗汉诽谤真法而陷入地狱。仅笔者看到的、强调过这个观点的大乘了义佛经就有:《首楞严三昧经》《金刚三昧经》《维摩诘经》《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大涅盘经》《文殊师利所说摩诃般若经》《佛说文殊尸利行经》《圆觉经》等等,还有很多。

  禅门的公案语录就更多了,唐代那些大宗师讲的都是原汁原味的正法眼藏,你看《临济录下卷》,临济祖师激烈地反复呵斥诸方“瞎秃子”此等二乘邪见。可惜后世天下禅门,从宋代以后一代不如一代,虽然皆称临济宗的后人,年代久远却远离圣意,而不觉又随顺邪见魔说经律、堕入二乘邪见坑。

  而二乘人习性者,以及附佛外道走火入魔者,对此重要结论皆是视而不见,以作功夫所证当作“见性”,若有所证才当作见性,其实皆是被阴境欺骗,而大妄语成立。若做功夫突然顿悟者,其所悟与凡夫顿悟无二,那时必须后悔“从前把功夫证量当作见性”,才有救。

  禅门内部目前,这种以“修证才会见性”的观点遍于天下,早已背叛了佛陀和正法眼藏祖师爷教导的真法。从宋代以来,一代不如一代,到清朝雍正这个瞎驴灭真法尤其猛烈,把祖师禅完全篡改成二乘邪见,以为“作功夫才能见性”。

  清朝的大妄语皇帝——雍正,得个功夫境界被喇嘛教印证为“得大自在了”,然后妄自尊大下诏给天下禅门,实际上是打着正法眼藏得旗号来诽谤和反对祖师禅真法。

  然后他就树点在镇江、扬州、宁波等几个地方的寺庙、培植推广他的邪说,很多禅门不肖子孙,本是二乘根器邪见未退者,后来都跟着他附和,以至于二乘邪见谬种流传,却纷纷诽谤正法眼藏真禅。

  所以,三百年来,雍正之流瞎人天眼目、流毒至今!

  雍正这个双料法贼,下诏诽谤祖师禅后不得三年活,才五十多就突然被吕四娘斩首、暴死无头、安个金头下葬,雍正得报应的原因,即是因为其双料重罪:

  1、崇信喇嘛教并推广其附佛外道邪见编入大藏经;

  2、同时作大妄语、下诏公然以二乘功夫修证来灭祖师禅正法眼藏、佛法顶首。

上传日期:2013.12.10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