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佳文赏析 >>open松下政经塾如何为日本培养精英(图)
Email

 

松下政经塾如何为日本培养精英(图)

作者:游常山

 

  日本松下政经塾由松下电器创办人松下幸之助于1979年所创办,为日本培养新国家所需的人才。在培训课程中,禅修也是重要的一环,以锻炼专注清明的思考。在茅崎市的训练中心里,塾主任古山和宏使用香板,拍打塾生的肩膀。打香板是禅坐时用来提醒禅坐者保持清醒的一个方法。(图文/路透)

 

  入秋以来,台湾政界波涛汹涌。然而,就在此时,11月8日,日本松下集团所属的74岁松下政经塾塾长关淳,匆匆来台二天,特地飞来参加国际牌创办人洪建全逝世20周年的传记发表会。

  曾任美国松下电器公司总经理、退休后转任松下政经塾塾长的关淳,对台湾提出直谏:此刻台湾最需要的,就是经营者(无论是国家或企业经营者)必须具备无私的「素直」精神。

  「素直」是过世已经17年、号称日本「经营之神」的松下幸之助在27年前,创办松下政经塾时所最主要提倡的精神。

  此刻的台湾,许多台面上的领导人物陷入危机,包括第一家庭的「国务机要费」争议、总统夫人因为收集非公务发票报公帐而以贪污罪被起诉,许多评论者均指出,根源在于领导人陈水扁总统从小时候就是「单向度的人」,永远只追求单向度的成功,永远是课业和事业的第一名,却忘了品德操守、人生价值取向、历史任务、乃至品味美感等无形的价值。

 

  目的 为日本培育清廉政治家

  日本松下政经塾向来以培养日本国家领导人著称,他们用何种方式培养未来的领导人,强调些什价值、观念,值得台湾各界参考。

  松下政经塾的三年人才养成过程,几乎在于所有人生重要、却无形的价值建立。

  1/4世纪前,松下幸之助独排众议,斥资3亿美元成立松下政经塾,目的是为日本政界培育清廉政治家,为1亿2000万日本人树立道德榜样。

  当时松下还一度被取笑「冬烘」(意即头脑迂腐、不明事理的人),讥讽他高举「品格第一」的古典口号,是打高空。

  「表面上松下政经塾这个计划很荒谬,一个和任何大学无关、又小又奇怪的组织,准备藉由教育一群未来公仆来改造下一个世纪的政治」,为松下立传的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科特(John Kotter)曾指出。

  1979年4月,松下政经塾宣布成立时,日本新闻界还曾大肆嘲笑说,「这是有钱人的消遣」。并冷嘲热讽地说,「此私塾十年内必倒」。

  然而1/4世纪过去了,这个「又小又奇怪」的私塾,却真的为日本培育出很多具特色的政界领袖。

  至今为止,松下政经塾累计的毕业校友不过213人,却已产生了2位部长、3位市长、30位国会议员。

  而同一个时期,美国的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总共毕业了17000人,却只当选了17位国会议员。

 

  强调 基本人生修养和参与

  生于19世纪,历经二次世界大战,曾经富甲一方又千金散尽,松下认为培养大格局的政治家,重点绝非知识的追求累积,而是参与、体悟。

  松下所坚持的教育训练方式,在于强调人生基本面的出发以及回归。

  松下政经塾定义的人生基本面,类似欧洲古典「文艺复兴人」(Renaissance Man),又类似孔子阐述的儒家士大夫,必须「礼乐射御书数」六艺精通、五育并重的知识分子。

  在这样的定义下,松下政经塾招收22岁到35岁的日本籍的大学毕业男女,给予他们充分的经济支持,研一每个月支领20万日圆,研二、研三每个月支领25万日圆的安家生活费,修满两年后,可以请领国外进修奖金150万日圆。

  政经塾重视的是通达的社会人,因此很重视实务、基层的操练,塾生常去参观工厂,必修茶道、剑道等武士修养,还有毕业前必须跑完马拉松,第一年没通过,还要下一年补修体育,直到通过为止。

  除了这些基本修养外,其余时间的专业研究领域都是塾生自修自得。想找什么专家,只要开口,松下就会想办法找到,「最近来讲课的是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关淳说。

  另外,政经塾对国际学界交流也相当重视。

  「记得有一回和教务长冈田邦彦先生讨论到我的个人研修主题,提到我对终身学习、社会教育很感兴趣,塾头(教务长)立刻建议我到韩国走一趟,热心地介绍我去参观在韩国釜山一个很特别的成人教育机构」,台湾籍的塾生张佑如回忆。

 

  核心 人道精神与终身学习

  27年来,松下借着政经塾,提出松下版的理想国。

  松下的人道精神与终身学习的态度,是他的两个核心精神,也是他希望政经塾的未来政界精英能自我修炼达成的境界。

  松下不束缚毕业塾生参加任何党派,只要求他们自我修炼到一个的悟道层次,而这种抽象的人道精神,「最核心的价值观,就是人类是宇宙间最伟大的存在者」,深入研究过松下幸之助人生哲学的怡安管理顾问公司董事长陈怡安指出。

  27年前创校时,松下幸之助已经84岁了,当时他想创塾救日本,朋友说这是政界的事,企业何必多事?但是他看到国事如麻,政党为求胜选,连议事规则都不遵守,连对政治毫无兴趣的影歌星都被征召参选,使他心情低落。

  但是仔细推敲,这种只要拥有一定知名度就「当选有望」,任何人都能来治国的状况,不就是现在的台湾?

  松下坚持日本的政治未来,非要有高瞻远瞩的精英来领导不可。

  松下带头发动的对政界敲警钟,对日本社会的确有醍醐灌顶的效果。松下过世后不到十年,前首相宇野宗佑仅仅与艺妓有染就被迫挂冠求去。

  「民主政治原本就赋予整个社会的选民一种『不断上升期望』(rising expectation)」,在评论台湾过多选举造成社会秩序纷乱时,东海大学社会系教授高承恕曾指出这个观点。

  因此,在「不断上升期望」的民气氛围要求下,日本民众对于政治人物操守廉洁的标竿设立,愈来愈要求高度透明、摊在阳光下,以期让日本政客大幅收敛不良习气。

 

  使命 消除贫穷,去不平等

  目前松下政经塾以每年经常费用的预算3亿日圆、每年只收8~10位学生、全部私塾的塾生也不到30人;这样小的规模,但是所代表的道德力量,还是能以小博大,每年为日本举才。

  每个塾生都是立志要竞选,以政治做为自己人生的志业。「今年还会有两个研二修毕的,会休学去竞选,因为如果今年不选,要等四年」,关淳指出,对于有志要服公职的塾生,松下都乐观其成。

  放眼未来,松下政经塾还要朝更好的目标推进。

  过去,松下的主力目标是打击政坛贪污。

  但是,世界在变。松下政经塾下一个阶段的使命,是在解除贫穷和不平等。

  全球化造成两极化世界,「M型社会来临,中产阶级消失」,日本管理名师大前研一指出。

  但两极化社会,是地球政治纷扰,动乱的根源。

   时代的列车不断推前,松下理想国陶铸出来的年轻政治人物们,要如何给予贫穷而且不平等的新世纪,一个新的诠释?

  「松下的核心精神是永远不变的」,关淳说,但是研究议题、研究方法却永远是最新的,政经塾不设立专职教授,而随时都以高酬劳聘请世界一流政经领袖来授课,就是「与时俱进」。

  松下去世时,当时美国在任的总统老布什还致电,称松下是「全球人民的启发者」。

  「就启发人性的榜样来说,他更是无与伦比」,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科特指出。

  台湾的松下幸之助在哪里?台湾的松下政经塾又在哪里?

 

  注1:关于“松下政经塾”详细介绍,详见百度百科

  注2:本文由刘小龙同学推荐。

上传日期:2014.3.20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