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佳文赏析 >>open邓丽君的前世及魂灵(图)
Email

 

邓丽君的前世及魂灵(图)

原文标题:邓丽君通灵诉孤情于香港新兴大厦

来源:台湾善书

 

 

  世间的富贵荣华,我都享受过了,有什么?其实我现在很苦、很愁!

一世浮华 带来多愁
宿世福报 如泉涌流
后天难得 身俱独厚
未善利用 佳时失握
只知尽享 人间美乐
才致寿减 前业讨果
何日君来 帮临筹谋
给机功建 牵引添德

  以前,我常唱「何日君再来」,但都没有好好体会歌词中的深义——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今宵离别后……。没想到生死这么无常,一切来得这样快!

  唉!我很寂寞、好想结婚,有人陪伴照顾我,建立一个温暖的家庭,在演艺界中的人也都有相同的想法,演艺工作一则是为了赚钱,也是基于兴趣,但流金华景令人心迷,所以当站在舞台上的时候,虽然有很多的喝采与掌声,背后却倍感空虚落寞,尤其我有病在身,年纪又大!

  由于我的歌声柔美,得天独厚,所以适合演唱文艺类歌曲,激昂的爱国歌曲就比较少唱。我虽然身为一位国际知名的歌星,受到世人的瞩目欢迎,但哪里知道在幽冥界根本不是如此,无形界的亡灵才不管妳是什么国际知名的歌星!你可知道我在泰国那个地方有多痛苦、多可怜?因为我在世之时太奢华,所做的功德原不多,死时又是被冤业抓走的,到了地狱去要被清算!谁会帮我说话?谁会捧我?我在世的时候,从来没有被人家如此追讨过!

幽幽冥路孤独身 狰狞业冤束搏前
狠压扣拖见罗阎 句句语语讨果欠
要君还偿宿债钱 丽君跪哭阎王殿
谁来救我替话言 森罗王子秉公判
在世浮华有过添 公益不足福寿减
难免刑罚降我肩 此时苦痛诉谁溅

  (问:妳是名歌手,怎么会得到哮喘病,宿世到底造了何种冤业?)

  在前二世,正值明末之时,是宫廷里的有名歌伎,丹田很有力;我并未胡作非为,只是因为要与其它的歌伎争妒名气,所以才一时犯了错事——偷偷在她们煎补药的陶罐里下了散气药,让她们唱不出声音来,贤士,你可知道如果吃了那种极度散气的药,却又硬要用丹田唱歌的结果吗?那是会死人的——这就造了间接杀人的罪,所以才会被打落为狐狸,坠入畜生道!死后修炼成狐仙,积了善田福报,才又她们今世都领旨来讨报了!

  (问:妳前世是否仙女来转世?)

  我前一世是有修炼的狐仙,但并不花枝招展、幻化人形为患人间,而是帮忙照顾过很多小动物,积了不少善德,所以此生才可以转世为人,并享受这样大的福报。

  (问:妳是在湄滨酒店就断气,还是到医院才过逝的?)

  虽然是拖到进医院时才断气,但我在房间里喘起来的时候,觉魂就已经离开身体了,所以就一直在酒店里飘荡!

 

  最后,再三感谢贤士从泰国出查巡探草迄今,一直很有心地四处替我宣扬在泰国所作的显化(注:歌星邓丽君在泰国所作之显化印证),今天我再进一步说出前世因果以作明证;殷望跟随修炼,牵引善缘,期能增添一些善德以忏解罪愆,感激铭内!

  泰国第二次探查路草时,为了要普施流落在湄南河中的生觉二魂,所以才入住曼谷市区位于湄南河畔的湄南酒店,因为酒店后方正好附设有直升机停机场,可以供作最佳的普施场地,而且其旁边的渡船浮台在五、六年前的耶诞夜又发生过一起重大的溺水事件,所以酒店方面对于这场法事除了施舍化食用的饼干,其董事与家属们也全程来热心参与,特别是销售部的经理维拉先生,为了帮忙连络协调全泰国地区各场法事间的食宿及交通问题,不只受到当地某家旅行社的污蔑,更因而赶不及回家乡奔母丧,其情感人!

  济公活佛恩师慈悯乃赐予其母佛珠,随同其遗体火化,当场拍得白色佛光显化!该旅行社又滥行捏造不法事实,诬请泰国观光局的警官前来酒店找碴,幸好泰将军通颂先生以及囝仔公的前世母亲陈女士在场帮忙斡旋澄清,才又解了另一场魔难。

  另外,要感谢曼谷金宝旅行社的吴总给了本次出查巡法事很多良善的建议与协助,特别是他突然很认真地提到:「既然你们要到清迈去做超渡法事,何不考虑入住邓丽君生前常住的湄滨酒店,顺道超渡她?」当时,大家听了只是笑笑,认为这么多年了,邓丽君怎么可能还在那里?没想到抵达清迈府后,才发觉市区里根本没有什么适合做法事的广场,只有湄滨酒店大门口的那一大片停车场,是再适合不过了!所以当晚就直接到该酒店柜台洽谈团体住宿的问题,由于酒店的生意实在太好,所以我们希望的价格没有谈成。不料,这时候竟有人来通灵说:「她是四十二岁归空的!」当时我们并不确知邓丽君到底是几岁去世,只知道她是在圆玄圣佛成道之后归空的,但是同行的黎经理却很笃定的说:「邓丽君跟我同年,都是属龙。」奇妙的是——当我们于酒店用完晚餐后,已经走出酒店很远了,心中却有一股很强烈莫名的感觉,希望能有机会到邓丽君过世的房间去看看,到底她还在不在里面?所以就偕同范姐、黎经理等数人再走回酒店,结果在酒店大门口巧遇到业务部的美雀和樱桃小姐。她们说,五点多的时候就可以下班回家,但不知怎地竟然拖到现在八点半了,还是走不开!似乎冥冥之中,有人努力在帮忙促成。

  双方边走边聊,最后坐在停车广场边的佛塔下把房价及借用停车场的条件都谈妥之后,遂好奇地问起这座佛塔的来历?才知道湄滨酒店所在的这块空地,原先建有一间数百年历史的佛寺,后来毁于战火,才盖成这栋酒店,但是这座佛塔被完整地保留下来,只是酒店里经常发生灵异事件!所以她们非常欢迎我们天命出查巡来超渡亡魂。接着,又问及可否去看看邓丽君生前往的套房?她们说,刚好那问套房正准备要装璜,所以目前没有住客,明天就可以带我们进去参观!又说到该套房的订价是泰币壹万伍仟铢一天,平日可以折扣为柒仟玖佰铢。

  隔天,当她们带我们进到位于十五楼邓丽君的总统套房参观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开空调,所以感觉气氛特别地凝重?大伙儿都忙着欣赏套房里的各项设施及摆设,尤其是那间富丽堂皇的盥洗室,我则好奇地端详着那张大床,以及床边没有落地的小窗户,然后站到窗边去看清迈的景致,到底美在哪里,为何会吸引她到这里来常住?就在这当下,邓丽君来通灵说:有三件事情可以证明——她确实就是邓丽君,她真的没走!如果不信,也可以出去问现在十五楼领班的服务生,第一,她生前是不是最喜欢站在这扇窗边,俯看整个清迈市静谧秀雅的山景,还有底下那座白色的佛塔?第二,昨晚,她跟你们讲错了,这房间是最近才重新装修好的,已经不是她生前所住的那个样子;第三,她生前上台最喜欢穿得是一套紫粉红色V字领有褶迭的礼服,因为它最能衬托出她的肤色、展现她的身材!

  (问:妳到底是为何原因而死亡?)

  是冤业讨报,不是阳寿已尽;虽远从台湾到这里来养病,但还是躲不过而被冤欠抓走!这时候站在旁边倾听对话的丁经理,忽地感觉到脚边有阵阵凉气吹来,好似在煽风!他很自然地就拿起葫芦来施舍。邓丽君笑着道谢说:「非常感谢这位帅哥!」

  紧接着,我赶快走到房门外去将这些显化告诉美雀和樱桃小姐,同时并向柜台的领班求证,而由范姐担任泰语翻译;结果,领班听完,吓得脸色惨绿,碰地跌坐到椅子上!在此服务多年的他向大家证明了,方才那三件事真正都属实!不意,大家同时都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慌张的问道:「她确实还在这里!那该怎么办?」大伙儿说,只有祈求恩师慈悲,此地的法事能顺利来进行,才能将她渡走!邓丽君接着说:届时,她是不可能和众人一样在底下的广场争抢化食!毕道她是习惯于站在舞台上让大家欣赏的,所以希望济公活佛能慈悲给她一个特别优惠的机会,上来房间请她下去。我们答应为她转达予恩师知道。

  在后续的探草路程中,先是抵达罗勇饭店用午餐时,台上的歌手一见到我们,马上停唱泰语歌,转唱邓丽君的:「甜蜜蜜」以及「你怎么对我说」。大家笑着开玩笑说,邓丽君可能有跟过来,要不然怎么会传出她的歌声,而且好像是跟「帅哥」有关系!接着一路颠簸到了柯叻用晚膳,歌手主动唱出「一帘幽梦」、「甜蜜蜜」以及「你怎么对我说」,大家见状,便对丁经理说,看来缘在你,你要将这件事好好回去对老师说。

  探草完毕回到北榄府邱氏佛堂时,对邱坛主说到了上述邓丽君的显化,邱兄听后,忙着找出一卷邓丽君的空港演唱会实况录像带,想查证是否有她所说的那套礼服。大家边谈,邱兄边弄录像机,弄得很晚,不料,还是只有声音、没有影像!隔天一早,邱兄又请熟悉电子器材的陈经理来修理,影像是有了——却是黑白,怎么也弄不出彩色的来!睡梦中的我,被邓丽君柔美的歌声唤醒,便走下楼去看录像机是否修好了,听到在场的丁经理无意间说出:「她已经死了,人生就是黑白,没有彩色!」接着,就看到他低着头直喊说:「鼻子酸得不得了!」当我再上楼,巧遇最晚起床的陈姐时,便问说:「为什么彩色带却出现黑白影像?」眼犹然蒙眬的陈姐竟也不经意地答道:「人死了,当然是黑白,哪里还有彩色可言!」没想到楼上、楼下分隔两处的人,本于感应所说出的话,也可以不谋而合!

  到了中午用餐时,突然听到在厨房盛饭的陈姐大叫一声,原来是邓丽君通灵要她转达丁经理:「我跟洒甘露的那位师兄真的是前世很有缘,请他一定要帮我去求济公活佛慈悲渡回台湾!」但是因为陈姐犹豫拒绝,所以被邓丽君气的轰然一巴掌,将整碗饭打翻在桌上,逼得陈姐只好如实转知丁经理,丁经理追问说:「她确实有跟到这里来吗?如果我真地跟她很有缘,到时候泰国出查巡我又可以来的话,我一定帮她去向济公老师求情。」丁经理才一答应,黑白的电视屏幕就立刻回复正常的彩色!我顺口对丁经理说:「你看,你说要去求老师渡她,马上就印证她往后的人生不会再是黑白的了!」

  热心的邱兄放下饭碗,走向录像机去倒带让大家重看——片头是邓丽君从红色跑车上开门走出来,当特写镜头由远拉近到她边用秀发、边将墨镜取下的甜美脸庞时,原本彩色的画面剎时定格凝住,又变成黑白,只见她两眼圆瞪、冷漠呆滞的表情彷若遗照,又伴随突如其来的一阵冷风,令在场的所有人都登时寒毛直竖!然后屏幕又回复为彩色,证明这些都是显化,而不是录像机故障。令得大伙儿赞叹——实在有够显化!

  注:据曾将香江维港边房屋借与邓丽君居住的友人徐小姐转述,从邓丽君与其意中人结婚未果后,就开始深陷于消沉落寞中,经常窗帘不大拉开,零仃一人呆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将自己深埋在漆黑的角落里,此印证了她在香港新兴大厦所诉孤情乃为确实。又经查询东森电视台国语网址所载「邓丽君生平简介」,邓丽君的确是四十二岁归空的!邓丽君本名邓丽筠,民国四十二年一月二十九日生,肖蛇(按:邓小姐系壬辰年农历十二月十五日生,故其生肖应属龙而非蛇);生前最喜欢的颜色为紫色与桃色系列,演唱过的歌曲包括中、英、日、粤及台语等,其歌声当年曾穿过铁幕,飘扬风迷全大陆,与邓小平齐名,而搏得「小邓」之美誉。八十四年五月八日,因气喘病发猝逝于泰国清迈,享年四十二岁;五月二十八日在国人及全球华人目送之下,长眠于台北县金山乡西湖村西势湖十八号金宝山墓园爱区之「筠园」。筠园又称邓丽君纪念公园,占地五十坪,每天都有不分国籍来自海内外世界各地的歌迷,带着鲜花、素果、礼物等前来参观、凭吊。

上传日期:2014.3.27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