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佳文赏析 >>open紫阳真人张伯端(图)
Email

 

紫阳真人张伯端(图)

 

 

  张伯端(公元983年— 1082年),一说(公元984年—1082年)。北宋道士,金丹派南宗五祖之一。

  一名用成(或谓得道后改名用成),字平叔,天台(今属浙江)人。人称“悟真先生”,传为“紫玄真人”,亦有称其“号紫阳”,因尊为“紫阳真人”。据翁葆光《悟真直指详说三乘秘要》称,他享年九十六岁,由其卒年上推,当生于北宋雍熙四年(987)。而据《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张伯端传》“住世九十九岁”一语,又当生于太平兴国八年(984)。

  自谓“仆幼亲善道,涉猎三教经书,以至刑法、书筭、医卜、战阵、天文、地理、吉凶死生之术,靡不留心详究。惟金丹一法,阅尽群经及诸家歌诗论契”。少业进士后为府吏,因触犯“火烧文书律”而被遣戍岭南。治平(1064~1067)中,在他谪岭南期间,龙图阁学士陆诜镇桂林,取置帐下典机事。陆后移镇他地,伯端皆随行。

  据张伯端自述,熙宁二年(1069),因随陆诜入成都,“以夙志不回,初诚愈恪,遂感真人授金丹药物火候之诀。其言甚简,其要不繁”,“校之仙经,若合符契”。于是在熙宁八年之前,“罄所得成律诗九九八十一首,号曰《悟真篇》”。熙宁二年,陆诜死,张伯端转徙秦陇,又去河东依随扶风人马默,后转往南方。据《佛祖统纪》《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等书记载,马默漕广南,张复从之游。然陆彦孚(陆诜之孙)所撰《悟真篇记》则说,马默被召,临行,张以《悟真篇》授之,曰:“生平所学,尽在是矣,愿公流布,当有因书而会意者。”又似未随其南游。

  在张伯端元丰元年(1078)所撰《悟真篇后序》中称,自陆诜死后,“三传非人,三遭祸患,皆不逾两旬。近方追忆师之所戒云:‘异日有为汝解缰脱锁者,当直授之,余皆不许尔。’后欲解名籍而患此道人不之信,遂撰此《悟真篇》,叙丹药之本末,既成而求学者辏集而来”, “乃释而援之”。然所授非人而“罹祸患”,乃三省前过。 “自今以往,当钳口结舌,虽鼎镬在前,刀剑加项,亦无复敢言矣”。“倘好事者夙有仙骨,睹之则智虑自明,可以寻文解义,岂须仆区区授之矣”。据此序,张伯端似有人所未知的难言之隐。此序所言,与陆记“因书会意”说相合,并可确定授书于马默在元丰元年之后。

  又据张弟子所编《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卷上称:“张子野人,身披百衲,自成都归于故山,……且夫奔涉山川、逾越险阻者,于兹十年而貌不衰、形不疲者”,可以断定张晚年确返回江南活动。元丰五年卒。

  张伯端以内丹为修仙途径,其丹道思想比较突出的有两大相互关联的方面:

  第一,高倡三教归一,尤推崇禅宗“明性”为最高境界。

  他认为:“释氏以空寂为宗,若顿悟圆通,则直超彼岸,如有习漏未尽,则尚徇于有生;老氏以炼养为真,若得其要枢,则立跻圣位,如其未明本性,则犹滞于幻形;其次,《周易》有穷理尽性至命之辞,《鲁语》有毋意、必、固、我之说,此又仲尼极臻乎性命之奥也。”又称:“教虽分三,道乃归一,奈何后世黄缁之流,各自专门,互相非是,致使三家宗要迷没邪歧,不能混一而同归矣。”《佛祖统纪》卷四十六称其“尝遍参禅门,大有省发。后读雪窦《祖英集》,顿明心地,作歌偈以申其旨;且言独修金丹而不悟佛理者,即同楞严十仙,散入诸趣之报”。他自谓,《悟真篇》成后,感觉“于本源真觉之性有所未究,遂玩佛书及《传灯录》,至于祖师有击竹而悟者,乃形于歌颂诗曲杂言三十二首”;并且声称“仆得达磨、六祖最上一乘之妙旨,可因一言而悟万法”。

  第二,与内丹炼精气神相适应,引禅宗心性之说入内丹,其丹法以先修命、后修性为基本特征。他继承钟吕一派观点,认为道自虚无生万物是顺生过程,内丹修炼则反此,当复归虚无,与道合一:“大丹妙用法乾坤,乾坤运兮五行分。五行顺兮常道有生有死,五行逆兮丹体常灵常存。”他将道教修炼形气作为修命,又将禅宗“明心见性”同内丹中的“炼神返虚”调和起来而当作修性,主张:“先以神仙命脉诱其修炼,次以诸佛妙用广其神通,终以真如觉性遣其幻妄,而归于究竟空寂之本源。”

  其著作除《悟真篇》(又名《通玄秘要悟真篇》《金液还丹悟真篇》)外,《正统道藏》还收入署名张伯端撰的《金丹四百字》一卷(可能为白玉蟾托名之作,考白玉蟾乩笔《谢张紫阳书》可知)和《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三卷(其弟子所编)。有马默、张履、陆师闵和刘永年、翁葆光等人传其道,相传石泰、薛道光、陈楠、白玉蟾一系得其正宗。

 

openopen

 

  张伯端(公元983年—1082年),一说(公元984年—1082年)。字平叔,号紫阳、紫阳仙人,后改名用成(或用诚)。人称“悟真先生”,传为“紫玄真人”,又尊为“紫阳真人”。北宋时天台人。自幼博览三教经书,涉猎诸种方术。《悟真篇·序》有:“仆幼亲善道,涉躐三教经书,以至刑法书算、医卜战阵、天文地理、吉凶死生之术,靡不留心详究”。曾中进士,后谪戍岭南。曾于成都遇仙人(一说此仙人即为刘海蟾)授道,后著书立说,传道天下。

  北宋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百岁仙逝,飞升前留有《尸解颂》一首:“四大欲散,浮云已空,一灵妙有,法界通融”。张伯端是道教南宗紫阳派的鼻祖。清雍正年间封“大慈园通禅仙紫阳真人”。金丹派南宗(因张伯端号“紫阳”,故南宗也称为“紫阳派”)的祖师。道教奉为南五祖之一。

  张伯端曾为幕僚。据清·仇兆鳌《悟真篇集注》卷首“陆彦孚记”,张平叔“少业进士,坐累谪岭南兵籍”。治平中,曾随龙图公陆诜“师桂林”,并“引置帐下,典机事”。陆诜“移他镇,皆以自随”,最后陆诜“薨于成都”。平叔“转徙秦陇。”《悟真篇·序》有:“至熙宁己酉岁,因随龙图陆公入成都,以夙志不回,初诚愈恪,遂感真人,授金丹药物火候之诀。”

  张伯端曾为府吏数十年,一日忽悟“一家温暖百家怨,半世功名半世愆”,遂看破功名,纵火烧毁案上文书,因之,以“火烧文书”罪发配岭南。

  熙宁二年(公元1069),张伯端在成都“以夙志不回,初诚愈恪,遂感真人授金丹药物火候之诀”,潜心修炼。曾“三传非人”,而“三遭祸患”。熙宁八年(公元1075),因“患此道人之不信”,遂著《悟真篇》,叙丹药之本末。书成后,学者云集而来,晚年“自成都归于故山”,返回江南传道。

  张伯端的思想可大致划为三个时期,大约可以以他的三本著作为界:

  1、《悟真篇》代表早期的出儒入道,倡道教内丹为中心的三教合一思想;

  2、《禅宗诗偈》(即《悟真篇后遗》)代表中期思想,出道入禅,以彻了禅宗性学为归宿;

  3、《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代表晚期的转变,禅道双融,而正式酿成一种独具特色的内丹学说。

  张伯端的内丹学说主张以内丹为修仙途径,而以“性命双修”为其内炼大旨。认为以人体为鼎炉,以精气为药物,以神为火候,通过内炼,使精气凝聚不散,结成金丹。同时,他继承陈抟内丹修炼的系统方法,将炼养分成四个阶段进行,即:筑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

  张伯端虽然认为道、儒、释“教虽分三,道乃归一”,但与全真不同,他主张先修命、后修性,尤其推崇佛教禅宗“明性”境界。《佛祖统记》说他“尝遍参禅门,大有省发”,他自己亦声称“仆得达磨、六祖最上一乘之妙旨,可因一言而悟万法”。

  张伯端认为:“老氏以炼养为真,若得其要枢,则立跻圣位;如其未明本性,则犹滞于幻形”。因此,他将道教炼形气作为修命,以禅宗“明心见性”、“顿悟圆通”释内丹「炼神返虚」之境为修性,主张:“先以神仙命脉诱其修炼,次以诸佛妙用广其神通,终以真如觉性遣其幻妄,而归于究竟空寂之本源”。

  在修行上,张伯端反对形式上的出家离俗,隐避山林,而主张“大隐隐于市”。他似乎也无意建立教团。他本人就不是出家的道士。南宗直至五祖白玉蟾,始开始有云游道士,也组织了南宗自己的教团组织。

  著作有《悟真篇》、《金丹四百字》、《禅宗诗偈》三十二首。晚年其弟子王叔邦辑有《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简称《青华秘文》。

上传日期:2014.10.03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